“当你感觉世界末日即将到来时,应该会很想穿上一件带有莫列波纹(moiré)的粉色刺绣裙吧?”Erdem Moralioglu 打趣地在后台采访时这么说道;的确,在疫情尚未退烧、未来前景尚未明朗之际,人们似乎被迫抽去物欲,在挑选服装时仅以功能性作为考量,以往那对时尚天马行空的绮丽想像离我们太遥远,人们仿佛集体地忘却了大胆做梦的能力,只求能于现实中苟延残喘地渡过眼下危机。

 

然而,Erdem Moralioglu 始终不愿在阴霾垄罩之时丢去乐观希望,他说:“人们常问我:‘在这样的情况下,女性的品味和欲望是否有所改变?’老实说,我遇到的状况与大众所期望的正是相反,我们还是有客人愿意购买设计独特的商品,因为人们希望这件衣服能穿5~10年。今年,随著我的品牌步入15周年,对我来说最开心的,就是看到有人还穿著他们10年前向我购买的衣服,我对这种永恒性(permanence)特别著迷。”

Emma Hamilton 坎坷身世与绚丽印花世界交会

秉持这样的初衷,Erdem Moralioglu 于本季端出一如既往浪漫华美的印花飨宴,灵感启发自18世纪传奇交际花 Emma Hamilton 的坎坷身世──成长于贫困家庭、年仅15岁便独自前往伦敦讨生活,因缘际会认识贵族 Charles Francis Greville,并以空灵美貌成为艺术家 George Romney 的灵感谬思,却在利益战争中成为牺牲品,不情愿地嫁给外交官兼火山学家 Sir William Hamilton,正式成为“汉密尔顿夫人(Emma, Lady Hamilton)”。

虽然 Emma Hamilton 得以透过丈夫的关系协助处理国家政事,并在法国大革命的巅峰时期发挥政治作用,但却因爱上被当成英雄般膜拜的英国将军 Horatio Nelson,而从人生顶峰坠入谷底,两人悬殊的社经地位和“不忠”的婚外情事迹,使得 Emma Hamilton 被英国人唾弃万分,并在 Horatio Nelson 战死沙场后,孑然一身地逃往法国,最终于49岁死于疾病。

Emma Hamilton / Horatio Nelson

Emma Hamilton 令人不胜唏嘘的故事,被收录进 Susan Sontag 撰写的小说《The Volcano Lover:A Romance》中,而这正是 Erdem Moralioglu 隔离期间的读物,因此我们能看见象征 Emma Hamilton 最初与最终生命状态的“贫穷”,以充盈颓废情绪的口吻走入 Erdem 绚丽的印花世界,并与被当作走秀场地(不开放观众入场)的萨塞克斯 Epping Forest 清幽风景完美相衬。

“精致”与“颓废”的戏剧感对比

本季系列,我们更能看见 Erdem Moralioglu 将 Sir William Hamilton 对希腊花瓶的喜爱,转化为模拟古希腊垂坠和围裹风格的轻薄裙装,又以闪烁精致光芒的古董风珠宝和金葱条纹布料进一步形塑女神形象;大地色刺绣和立体纱质贴花,于洋装上流动出难以言喻的阴郁情感;Erdem Moraliogl 最拿手的黑白和多彩印花,仍繁茂地生长于短版夹克、缎面上衣、褶饰连身裙和轻透雪纺洋装之上,其中几款却以未烫平的粗糙质感体现 Emma Hamilton 的寒酸处境,这些鲜艳印花与“二手感”开襟针织衫的奇异组合,也因此得到了解释。

此外,Horatio Nelson 的海军上将夹克和皇室服装,亦藉融入节俭氛围的军绿提花布获得重新演绎,以同款布料制成的歌剧大衣,则以帽子、抽绳、金属拉炼提点出衣著的实用倾向;综合以上看来,Erdem Moralioglu 将多元灵感内化为独特美学的能力再次得到验证。

>>> 完整系列

>>> 2020早秋服装系列报导:致敬反种族主义先驱,Erdem 以柔美花卉诉说坚定理念

>>> 谱一曲古典浪漫的交响乐曲:Erdem 携手壁纸品牌 de Gournay 推出服装胶囊系列

>>> 年销售额从零到1300万英镑的时尚英雄:Erdem Moralıoğlu以品牌Erdem细心描绘女人样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