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男色经济”变现之路

作者:王不易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2013年,《盗墓笔记》的作者南派三叔写了一封《致腐女的一封信》,信中说:“一个腐女百万兵,得腐女者得天下。”

 

写这封信的原因是,有一位网友认为《盗墓笔记》“瓶邪CP”吃了“卖腐”的红利,三叔却转脸不认腐女的好。

 

三叔在信中充分肯定了“腐女”的传播价值——“腐女”粉丝往往是粉丝中传播形成最旺盛的。“拿下腐女”,已经成为商家的共同觉悟,早就有电影宣发方对“腐女”这个群体进行针对性宣传。在三叔看来,盗墓笔记没有腐女,只是一本畅销书,有了腐女,才变成一种亚文化。

 

三叔大概没想到,自己当时的一席话,成了一番预言。

 

“腐文化”继续繁荣,2021年将是“腐文化”的一个爆发年。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正在拍摄、立项或筹备的耽美小说影视化作品已有56部。以腾讯视频为首,优酷、慈文、欢瑞、光线这些头部影视公司或视频网站,手中都握着耽美小说IP。除了头部IP,还有不少中小项目蓄势待发。这些作品被网友们戏称为“耽改101”。

 

“腐文化”可以粗划分为两个部分:耽美和同人。耽美,是指男男恋爱,主人公一般颜值很高。同人,是指根据已有人物创造出的作品,多为男男CP,譬如“瓶邪CP”相关的衍生文。

 

“腐文化”在中国的诞生,可以追溯至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其中桑桑学院和露西弗俱乐部是“腐文化”最初生长的土壤,也是最初一批“腐女”的朝圣之地。在这两个网站上,聚集了一些日系耽美作品和国内作者的原创耽美作品。

 

中国的“腐文化”受日本影响很深,九十年代含有耽美元素的日本漫画、小说就开始在国内流行。“腐女”“耽美”这些名词也是由日本传过来的。欧美也有同人文概念,这种文章被称为“斜线文”(Slash fiction),七十年代,《星际迷航》就有同人文了,男主角Kirk和Spock之间被牵了爱情线。而2000年最火的同人CP是哈利·波特和马尔福、哈利·波特和斯内普,2010年最火的CP是《神探夏洛克》里的卷福和华生,英国也因此得了个“腐国”的称号。

 

“腐文化”的发展时间远比我们想象得要久远。

 

国内耽美论坛发展比较迅猛的时期是2000年之后,墨音阁、月夜下、西陆论坛、晋江,都有耽美栏目。

 

但这些论坛都随着论坛文化的式微一同逝去。

 

步入商业性文学网站时代后,坚持得最久的是晋江。

 

2003年,晋江从论坛向文学网站转型,明确“女性向”,将耽美、同人和言情作为三大重点板块。

 

十几年来,晋江都以一种不死不活的状态在持续,恐怕没有那个网站的界面,比它更古早了。但就在人们快要遗忘晋江时,影剧圈IP热来了。手握众多作者与作品版权的晋江,一下子站到了宇宙中心。从言情到仙侠再到如今的耽美,资本在挖掘网文库存时,难以绕过晋江。

 

后起之秀是长佩。

 

2010年,晋江的商业化使一些作者和读者出走,长佩诞生,成为耽美爱好者的乌托邦。与晋江相比,长佩体量虽小,但在耽美界口碑一流。2018年,长佩拿到数百万的天使轮融资。

 

此外还有LOFTER、云起、随缘居等。这批文学网站构成的矩阵,成为“腐文化”的核心。以文字作品为核心,“腐文化”扩散出广播剧、有声读物、视频、影视、漫画等多种形式,逐渐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由于天生的“敏感性”,耽美作品要走向三次元困难重重。因而“腐女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粉的是“纸片人”,即依靠广播剧、有声读物或漫画来搭建想象空间。

 

光从广播剧,就能看出“腐女”的消费能力。以耽美头部作品《魔道祖师》为例,单在猫耳FM上广播剧收入就达147万,而总榜第一的粉丝,氪了4.2万。

 

对“腐女”来说,“腐文化”长期处于“见不得光”的亚文化状态,能花钱的地方不多,有作品出炉,她们一定会支持。这是“腐女”粘性强和购买力旺盛的一个重要原因。而同好的聚集,也显得来之不易。所以南派三叔说,“腐”几乎成了一种宗教。

 

“腐女”们的狂欢,是2015年。

 

这一年,耽美小说迎来影剧化,走向三次元。核心人物是耽美作者柴鸡蛋。由她的耽美小说改编的网剧《逆袭》播出,紧接着,2016年1月,柴鸡蛋的第二部作品《上瘾》播出,算是“腐文化”爆发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逆袭》成本150万,但变现一流,未删减版DVD+写真,定价138元一套,1.2万套一周内售罄。见面会门票,定价为380元和520元,3秒被抢空,黄牛票价炒到2000元。

 

4年后,捧红了肖战和王一博的《陈情令》,变现走的依然是同一个套路会员观看、超前点播,付费专辑、国风演唱会(线下门票+线上付费直播)等,将IP周边价值榨干殆尽。

 

但“腐女”们通通买单。

 

自己倒贴了40万拍《逆袭》的柴鸡蛋,就这样挖到了富矿。

 

柴鸡蛋顺势成立了锋芒文化,这个1989年出生的女生成了“耽美教母”。很快,光线就找上了门,给了锋芒文化天使轮投资,并将旗下艺人同时签到光线旗下,其中就包括因《上瘾》而走红的许魏洲。即便《上瘾》播到一半就被下架,还是挡不住男主角许魏洲和黄景瑜的走红。

 

2014年,起点中文网的一位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目前已经不签耽美文的作家,因为看不到它的商业潜力。”

 

没想到一年过后,“啪啪”打脸。

 

但《上瘾》的下架,还是让各方跃跃欲试的资本不敢轻举妄动。直到2018年夏天《镇魂》横空出世。

 

《镇魂》提供了一条新路径:将耽美作品里的男男恋弱化,改为“社会主义兄弟情”,似是而非,朦朦胧胧。如此一来,不仅能够规避风险,还能让“腐女”们在朦胧中找糖吃找得不亦乐乎。

 

更重要的是,朱一龙的爆红,让资本找到了一条造星的捷径。那一年出了两大“顶流”:朱一龙和蔡徐坤,代表了两种造星途径。

 

作为对“腐文化”最为敏感的资本,腾讯已经开始布局。2018年,《魔道祖师》《人渣反派自救系统》《帝王攻略》《2013》四部耽美动画出现在腾讯的片单上。

 

不甘其后的B站2018年和晋江达成战略合作,拿下了墨香铜臭《天官赐福》、淮上《破云》、priest《残次品》等五部耽美头部作品。今年,《天官赐福》动漫终于出炉,长霸B站热榜,反响甚至超出当年腾讯播出《魔道祖师》。

 

2019年大爆款《陈情令》背后也是腾讯,仅超前点播就收割了1.56亿元,官方ost收入达2250万元。《陈情令》剧组在泰国和南京举办了演唱会,南京原价1980元的演唱会门票炒到15万元。据说陈情令剧组上《快乐大本营》时,黄牛票卖到1.2万元。

 

前几年资本手上囤言情IP、囤仙侠IP,这几年资本开始囤耽美IP。

 

据Vlinkage,截至2018年,有43位耽美作者的93部耽美网文,以9种形式被开发,共售出141次不同类型的版权。其中,墨香铜臭的《天官赐福》以4000万的版权费售出,淮上的《破云》以千万级版权费售出。

 

与2015年柴鸡蛋凑钱拍《逆袭》相比,如今的耽美IP已经高攀不起。明年的头部耽改,基本都是名演员、大制作。

 

赵薇在《演员请就位》上说:“现在所有的女性演员,都很难出头……所有的化妆品、护肤品全是小男生在代言,姑娘们都去哪了?你们男导演多捧捧女演员好吗?”

 

这恐怕就是答案。

 

“男男CP”“男色经济”,才是如今文娱市场的主题。如今,“卖腐”已成了一个见怪不怪的行业现象。

 

赵薇算是遇上了好时候,“四旦双冰”年代,女演员是有用武之地的。韩剧来袭后,长腿欧巴占领荧屏,催生了“鲜肉时代”,接下来是“流量时代”,而耽美,成为最强劲的流量制造机。

 

南派三叔曾感叹于“腐女”的力量:“腐女的群体绝对不可能小,而且这些姑娘们处在非常可怕的行业地位,不是微博自媒体传播关键点,就是媒体人……”百度腐女吧的一项调查与之相应:“腐女”中本科及大专以上学历的达77.4%,多分布于大城市,经济条件较好,“触网”早。长佩的管理者在接受采访时也说,长佩的头部作者有1/10有高收入工作,职业横跨政协委员、律师、大学教授、公司CEO等。

 

从九十年代末到如今, “腐女”群体不断泛化,她们拥有极强的消费能力和文化圈层属性,很多人看不懂这个群体。

 

资本不求看懂,只想尽快将“腐女”变现。

 

明年的“耽改101”或许将是“腐文化”的另一个高峰,但以“腐”为噱头来割韭菜,这招恐怕已经不新鲜了。

 

参考资料:

[1].《腐女“腐”男:跨国文化流动中的耽美、腐文化与男性气质的再造》,作者:徐艳蕊、杨玲,《文化纵横》。

[2].《9种IP开发形态,让耽美不再小众》,Vlinkage。

[3].《从晋江女频避难所到耽美圣地:苦了7年的长佩终于商业化了!》,娱乐资本论。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Fashion杂志

列举十二个韩国潮牌! 更有堪比韩国版Supreme

2020-11-18 1:15:18

科技公司

日本出售3D仿真人脸面具 逼真到吓人!

2020-12-17 18:45:2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